为什么奥巴马上台后美国的黑人日子更难过了

今天yahoo
news上登出一个名叫Gates的黑人哈佛历史教授遭受一白人警察从其住处莫名其妙的逮捕,理由是认为他不住那。该教授争辩不成强烈要求该警察出示牌照
及姓名。结果以藐视警方罪被告上法庭。类似案件还有多起,诸如某黑人驱车过芝加哥境内时被警车无故拦下,并以开车时踏到黄线为由受罚。结果在法庭上被富有
正义感的法官驳回诉讼。警察为什么老是跟黑哥们过不去?其实道理很简单。警察不仅仅是在执行公务,也是在完成任务,或者叫指标。比如交警为了支持州政府的
行政开支,必须按月给出一定量的罚单。大街上开车不守规矩的多得是,但是如果是很小的失误比如说超速1麦,那罚起来容易遭人白眼,在法庭上也不好交待。如
果被罚者是白人,那么作为跟警察平起平坐的种群,往往会据理力争,影响了警察在白人圈里的人缘。这种人缘在美国社会非同小可。可以直接影响到就业和婚嫁的
顺利程度。当然一个警察在产生开罚单的动机的那一刻一般是不会想的那么复杂的,他往往是按照一种习惯在运作。但是带有色眼镜的这种习惯是从小到大就已经形
成了的。自从马丁路金和迈尔科姆埃克斯这两位先驱的整风运动以及各类最高法院案例的出台以后,社会上直接了当的种族歧视现象是明显减少了。但是白人家庭里
一直流传着一个童谣。就是说在远古的时代黑人是世世为奴的,尽管他们现在似乎跟白人是平等了,但是那只是白人的施舍而已。比如说在电影里主角几乎永远是白
人,而最先挂掉的总归是黑人。这个现象在恐怖片和战争片里尤其突出。被誉为黑死病现象。黄种人在荧幕上的出现次数不多,不知是福是祸?
 
回过来说说罚款的事。黑人不仅在社会影响力上不如白人,而且在犯罪率上也被抓住把柄。一般都是些低级犯罪,刑事居多,且很容易被击破。想当初朱利安尼在纽
约打击犯罪的时候,把矛头就直接指向黑人群体。这一招果然收效甚好。经过一些不知有色无色的统计数据表明,纽约犯罪率大减。也为朱进军白宫打下了坚实的事
实基础。假设我是一个白人交警,看到一个白人和一个黑人同时犯规驾驶,我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首先作为警察的我搞不太清那个白人的底细;就算从车的牌子上
可以猜测其经济实力,也很难保证此人不是一个根基很厚的地方一霸。这种霸主不是在武力上的优势,而是社会影响力和一种土地世袭的幻觉。而看到那位黑人同
胞,我则会很不客气的认为我了解他一切的行为规律,甚至他脑子里想什么,对金钱的认知能力等等,似乎像是上帝看人类那样。当然把白人比作上帝恐怕连白人都
要跳墙,但是正如毛泽东说的,阶级斗争无处不在。而阶级的定义者可以是由很肤浅的肤色来决定的。
 
话说奥巴马这匹黑马的当选,无疑是黑人为之骄傲的话题。但是黑马究竟有多黑却很难搞清楚。事实上,人们对他黑的程度了解得越清楚,也就越说明他不行。所以
这在本质上是一个很矛盾的命题。奥巴马是一个优秀的演员。而且很符合大众的口味,无论是中下阶层,还是中上偏下阶层,都趋之若鹜。奥巴马说话时虽然语速往
往奇慢,但是收效往往奇佳。奥巴马还显得在人种问题上非常中立。他常调用他在印尼的经历来拉拢亚裔,用他母亲的血统来拉拢白人。他谈到黑人时语调是那么的
平缓,以至于人们真正感受到他丝毫不偏袒自己的种族。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使得某些白人认为他们发现了他的弱点,软档。认为他是在对种族主义抱怂恿的态度,
或者是怕白人。更有甚者认为他是希望得到白人们的认可,就像傀儡王需要得到摄政大臣的批准一样。这一点恐怕老奥是很难向世人澄清的了。美国的黑人在得到了
精神上的一计强心剂以后,恐怕要以惨重的人权危机来扯平。奥巴马虽然也不是视而不见,但恐怕为了维护其完美的中立形象,也只好见而不动了。其实像他这么刚
毅的人,不会为了一群受害者而真正地感到痛惜。他的工作只是寻找社会现象中的规律,从而找到研究和发难的课题,以便贯穿他的各种政策和作为。这一点在美国
历届总统身上都可以看到。政绩比什么都重要。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接二连三的要搞银行救市,买汽车公司,出兵阿富汗,以及医疗保险国家化等等。中国汉朝时的
修身养息的道家无为政策只有在二战前才在美国出现过。后来就是大兴土木一发不可收拾。当然现在玩的都是子虚乌有的美金,为数很少的纸张而已。牺牲的也都是
一些人民精神财富。这可以说是现代金融业带给人类最大的好处。把过去人类的一些贪欲从直接的自然物质转换为了人为定义的财富衡量单位。种族主义的白人们深
知自己搞得那一套行为等级制度不能太过火,不然老奥都要发飚。所以他们会很猥琐地试图让人们对歧视逐渐持宽容和无奈的态度,以便从事实上获取对过去立法的
诠释权。一个社会的意识是由其参与者来定义的。现在的美国社会对于什么样的歧视都敏感得要命,就连说一个人笨都会被认为是一种越轨行为。很难保证不会那一
天人民突然“幡然醒悟”,觉得歧视是再正常不过的东西。是人类社会得以进步的第一生产力,尤其是在当科技发展走向停滞不前的死胡同的时候,同时带来经济发
展的萎靡,人们更会尝试着通过各种非常规途径来创造新的生产力。那时候邓爷爷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指示就会变成让一部分人能够继续舒服地生活,而把另一
部分人的资源掠夺过来填补空缺。
Advertisements

About aquazorcarson

math PhD at Stanford, studying probability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为什么奥巴马上台后美国的黑人日子更难过了

  1. knigp says:

    思想性越来越强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