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朗咸平观

首先我们来看他的新书谋杀中国经济的文化魔咒
的前言。他把这文化魔咒概括为三点。浮躁,投机取巧,和思维僵化。总体来说,他对中国文化的批判还是很中肯的。但是我觉得浮躁和投机取巧是密切相关的。投
机取巧本身并没有错(当然我知道这个词是贬义词,我是说把它中性化以后来看),但是如果出发点是浮躁的话,就很有问题了。朗老师用诸葛亮的形象来说明投机
取巧在中国人心中的根深蒂固:
"你如今的所做所想,有多少是来自你已经默然接受的中华文化?我们说具体一点,想想你心目中的诸葛亮,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不是觉得诸葛亮足智多谋呢?”或者我换个问法:’你是不是也觉得诸葛亮是一个非常值得学习的好榜样?’
  只要你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你的答案肯定都是:“是,当然是,诸葛亮又是草船借箭的,又是借东风,又是空城计简直聪明极了!”然而你可能并没意识到,
这恰恰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一个致命伤——投机取巧。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东风没有借到,东吴数万将士的生命将置于何处?你想一想,这是什么事件呢,标准的小概
率事件!一场生死攸关的决定性战役却系成败于小概率事件,请问这是什么心态?同样,诸葛亮在空城计里是不是也心怀这种以小搏大的小概率心态?这种小概率事
件具体的表现,就是我们经常谈论的“四两拨千斤”、“杀鸡焉用牛刀”这种投机取巧的心态。请读者想一想,中华文化为什么不崇拜“千斤拨四两”这样拥有必胜
把握的心态呢?
"

认为四两拨千斤没有错,做研究本身就需要用杠杆原理。如果一个人只需要使傻劲就可以开发高科技产品,那么古人类早就发明电脑了。正是由于一小撮人的使巧劲
才推动了科技的进步。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是有限的,所以用最小的代价换得最大的效益无论如何都是定律。关键正如朗教授所说的,一个国家要有道德底线。但是西
方人就真有所谓的道德底线了吗?我觉得只不过是西方人抵御诱惑和掩饰内心真实想法的能力比国人强。忍受煎熬的能力也较之为强。我所说的煎熬并不是指肉体上
的摧残。我国并不缺乏烈士级的人物。解放战争期间的烈士事迹就比基督受难还要惨好几倍。我指得是忍受孤独的能力。这不仅仅表现在生活上,工作上更需要有单
枪匹马的精神。这里的单枪匹马指得是对自己的职责和工作的彻底坚信和有把握,而不需要征求别人的意见。当然这跟刚愎自用又是两码事。一个既成功有充分富有
社会责任感的人必定是能够驾驭自己像驾驭一台机器那么娴熟的人。这包括知道什么时候该给机器加油,什么时候需要维修,以及其物理限制等。只有每一个环节的
状况都有应对措施才能使今后的发展不至于一败涂地。中国文化是东方文化的典范,这包括西方学者所谓的互相依赖式的(interdependent)生存法
则,而非西方人的独立个体的法则。其实西方文明最伟大的地方就是他彻底充分的运用了宗教给人带来的思想上的解脱。信得越深好处就越大。但是这种信奉是需要
环境的。真实由于西方人从古就居住的比较散,而且没有统一文字语言导致哪怕很近也没法很好的沟通,导致他们更容易接受一些比比较抽象的世界观。而中国自古
都是很大同的社会形态,这就使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在中国人的世界观的形成中起到了主导作用。这就使得形象思维被最大化的锻炼而抽象思维则不经意的被抹
杀了。抽象思维的抑制对于个体的成长过程来说并没有致命的影响,但是一旦一个人需要完全依靠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来进行作业时,它就很容易产生心灵真空。因为
那时候最需要的是周边的形象信号对大脑皮层的刺激。缺少了这种刺激人就像是被剥夺了空气一样难过。

“第一,在西方理念中,所谓科研就是积累和传递。中国科研的特性正好相反,我们基本上都在低水平上浪费时间了,而且缺乏积累和传递。例如我们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就可怜巴巴地背九九乘法表,这就是低水平的浪费。” 这个例子举的实在有问题。

"中国人崇拜悲剧英雄,例如岳飞、屈原等等,就是浮躁的表现。"

我很赞成。但是西方的文明中也不乏悲剧性人物。罗密欧和朱丽叶,爱狄浦斯,凯撒,耶稣等,其中凯撒,耶稣绝对是被崇拜的对象。从文学的角度来讲,崇拜悲剧
英雄是必然的。一个人一辈子都很得意,人们看了他的故事以后还能有什么想法呢?最多只能幻想自己也是那个人。但是文学的一大作用就是对人心灵的洗涤。通过
描写悲剧,人们可以对现实生活有一定的好感。所以历来悲剧是文学精髓。那么悲剧人物自然成为英雄了。我觉得英雄自有其过人之处,但是也有其局限性。中国的
文化总体不是以崇拜为主的。不像西方单一神教对主神的崇拜。文化中有些英雄是好事,只要他们还是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但是我们的文化却不去深究这些悲剧英雄失败的真正原因,其结果就是造成我们只看表面现象,不研究真正的本质原因的恶质文化传承。”

让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所在是对一些事态的逆来顺受行的简单化处理。缺乏的是一种揭示答案(demystification)的精神.这可能跟社会体制有关。
西方很早就鼓励学术人士的刨根问底式的研究精神。而中国文化喜欢留有余地:所谓万事都要有回旋的余地,天机不可泄漏。这在大多数社会中是后具有借鉴性的一
种处世原则,但是显然对长久的知识积累不利。

可以说是西方人耿直,或者是个人的自我牺牲精神比较大。但我觉得国人也不乏有很崇高理想的有
志之士,但是大环境很容易让人变得人云亦云,就像攻堡垒那样。一天攻不下来,天长日久总会被同化的。就像古代为什么小人的谗言那么管用一样。耳鬓厮磨的作
用不可低估。为什么中原文化对夷族具有那么强的腐蚀性,尤其是统治阶级的夷族。就是由于他们一进来,学了文字以后,就立刻被同化,继而乐不思蜀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aquazorcarson

math PhD at Stanford, studying probability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